【新年将至掂掂钱袋子 2018年增加收入有何新途径?】新年将至 2018年有哪些新的增收方式?

时间:2021-11-17/ 分类:热点资讯/阅读:/ 相关文章
掂掂“腰包”,分量够足吗?(视窗·新年再问“钱袋子”(上))...

你称过“钱包”吗?重量够吗?(Windows新年再问“钱袋子”(上))

收入分配关系到每个人的生活。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,“坚持按劳分配原则,完善按要素分配的体制机制,促进收入分配更加合理有序”,“拓宽居民劳动收入和财产性收入渠道”。履行政府再分配和调节职能,加快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,缩小收入分配差距。”

鸡年年底,称称“钱袋子”。你对你的钱包满意吗?展望2018年,有哪些持续增收的新路子?缩小收入分配差距有哪些好的对策?我们参观了不同的城市和行业。请计算你的收支账目。

看看费用。你赚的钱够吗?

“平日里,我总觉得手很紧。除去买房、教育等高刚性支出,又因为我的消费在升级,买东西的眼光越来越高。”

3354江苏金融从业者何鲁伟。

“全年出行365次,超过小伙伴的99.78%。271趟,20541元;打车94次,2449.23元。”这是一张2017年的支付宝年度账单,来自苏州的何路伟。

何路伟去年把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分为三个阶段:前几个月,他和妻子在南京的两家不同的公司工作,在栖霞区租房子;5月至10月,他被上海一家金融公司聘为秘书,妻子搬到苏州一家生物科技公司。他们住在苏州工业园区。从上海到苏州,他们一劳永逸地乘坐高铁,这是每个工作日的标准。最近两个月被公司派到北京工作,每周都要坐高铁往返北京和苏州,交通费也相应增加。

“一年后,光坐车就花了2万多元,更不用说能不能报销了。总觉得生活缺少一种稳定感。”何鲁伟说。

在同行眼中,何鲁伟的收入正在快速上升。何路伟大学毕业参加工作5年以来,工资从最初的每月5000元、8000元一直涨到现在的2万元。然而,他的收入增加了,支出也增加了。他仍然觉得“不够花”。仔细计算,主要是“三山”带来的支出约束:

第一,买房。最近,何璐看中了苏州工业园区的一套房。加上首付加上各种费用,春节前他要一次性支付70多万元才能拿到钥匙:“基本上他把自己和父母两代人的积蓄都用光了,后来还了房贷,我还要补上一半的家庭收入。”

其次是人情。这两年,何露薇的同学相继结婚生子。每次同学举办婚礼,或者为孩子举办一日宴或者生日宴,都会给“一些钱”,一年后这可不是一笔小开支。

第三是教育。何伟表示,金融行业人才济济,竞争激烈。像他这样的本科毕业生压力很大。为了提升自己的技能,他选择以在职研究生的身份学习充电,两年时间花了7万多元:“虽然比较贵,但可以加强学习,增加个人价值,还能咬着牙。”

除了支出项目的增加,何鲁伟认为自己平日里总觉得缺钱,另一个主要因素是消费在升级,买东西的眼光越来越高:

“我在公司从事外联公关工作。我有很多娱乐活动,谈生意,陪客户,游遍整个城市。大部分交通费由我自己承担。以前,我出去坐地铁;现在为了抢时间,总叫“滴滴专车”,支出增加了好几倍。穿衣不能太随意,以前一两千元的西装可以理直气壮;现在,一个更好的品牌,8000元都赢不了。”何鲁伟说。

最近有朋友向何鲁伟建议,如果“钱紧”就没必要拿了

“这据说是在我心里。”何伟说,他一年有三分之二的时间都在外地出差,和家人在一起的时间太少。希望2018年能多陪陪家人。“如果我的收入提高了,我花更多的时间和家人在一起,我的日子会更甜蜜。”

比起付出,收入是否合理?

“当一个律师看起来光鲜亮丽时,其实是一件‘苦差事’。单位加班很多,但是没有加班费,劳动强度和收入很难成正比。”

3354北京律师彭少奇。

在北京一家律师事务所工作的“70后”彭少奇是两个孩子的父亲。近年来,他赚了很多,但他的现金储蓄没有太大变化。看到支出逐年增加,经常担心“赚钱荒”。

作为一名经济律师,彭少奇主要协助客户公司制定重组方案并提出专项意见。虽然是律师行业的“金饭碗”,但他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:“我们公司实行严格的绩效考核,收入与工作量直接相关。如果正常,我一年能拿到三四十万元。但随着律师行业竞争日益激烈,客户去年损失惨重,收入突然缩水。突然觉得钱‘不够用’。”

彭少奇夫妻双方的老人都很好,身体健康,养老负担不重。“不够”的感觉主要来自孩子——。

孩子应该“活下去”。前年两个孩子出生后,原来的住房突然变得非常拥挤。经过慎重考虑,彭少奇决定再购置一套小户型:“这两年的房价离谱,小户型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。原来的房贷还没还,现在有了新的房贷,压力一下子就上来了。”邵鹏说。

孩子要“养”。第一,养,大人可以凑合着养。孩子们不能随意吃喝耶戈。奶粉和食物每个月都要精心挑选,这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二是培训。彭少奇的大孩子今年要上小学了。为了“连接年轻和年轻”,各种规模的兴趣班的费用是不可或缺的。二胎明年要上幼儿园,好的幼儿园要提前一两年排名。刚参加“亲子班”就入园是一笔不小的开支。

孩子应该“游泳”。“每年暑假,都有一些人在大孩子学校旁边发学习广告,孩子参加我们也不能落后。每次出门都要花几万元。”

“当一个律师看起来光鲜亮丽的时候,其实就是一个‘苦差事’,劳动很难和收入成正比。”彭少奇说:“我在单位加班很多,但是没有加班费。加班占用业余时间,没有给予相应的补偿,节假日也没有福利。”

在彭少奇看来,升职加薪容易碰壁,加法做不到,可以考虑减法。“今年希望国家能有一些消费‘大礼包’,比如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关税,扩大进口,让消费者能以更实惠的价格买到儿童消费品。”

算算成本,利润薄吗?

“前两年,受经济环境影响,项目难找,钱也不容易收。去年一下子接了五六个项目,今年想再干一份。”

3354江西籍农民工周夏奎。

“去年,市场还可以,我很幸运。所有已完成的项目都已偿还。计算之初,毛利约为45万元。但和做更大生意的人相比,我真的不高。”江西余干县80后农民工周夏奎说。

刚上完初中那年,周夏奎出来谋生。一路成为多个工程项目的施工负责人,近年来一直专注于耐磨、环氧、固化剂等施工项目。人们跟着项目走,哪里有工作,他们就去哪里。仅去年一年,他们就在江西、山东、浙江等省的多个城市扎营。

前几年受经济环境影响,项目难找,钱也不好收。去年,周夏奎的命运发生了变化,最终他打了一个漂亮的翻身仗。他一次做了五六个项目,收集了

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以耐磨施工为例,每平方米人工成本3.5元,材料成本3.5元,而他从上游接手项目,每平方米价格最高在8元,但毛利不及1元。近两年来,随着人工成本和材料成本的上升,净利润变低了。很多时候工期太紧迫,周夏奎就亲自去工地施工。

钱很难赚,但是很贵。常年外出,花钱买吃的,喝的,住的,交通。去年夏天,周夏奎计划买一辆面包车,不仅可以代步出行,还可以运输物资等等。但让周夏奎纠结的是,如果买了车,还得保养、加油、停车、保养,日常开销会增加。我一下子拿出了七八万,手头还是很紧:“如果做大生意,怕车有了,但是项目成本不见了。最后,你失去了这个项目。难道不值得失去吗?”就这样,周夏奎考虑了好几个月,还是拿不定主意。

买车等大事还在慢慢算,日子还得一天天过去。周奎常年在工地上。吃穿住也很简单。“如果真的要说费用大,那就是治病。这是一个无底洞。”去年,周夏奎本人从未得过重病,但身边有工人却因感冒得了肺炎。前后住院十天,花了四五千元。“我们都出去异地看病,很难报销。如果我们一年生病两次,我们将在几个月的劳动后与水漂作战。"

“幸运的是,我工作诚实,施工质量好,客户喜欢和我打交道。最近赢了一些项目。今年想再干一份工作,买车这件事就落下了。”夏奎说。

    阅读:
    Copyright © 2019~2020 中国工资网
    二维码